中国物流信息网

中国物流信息网

中国物流信息网是中国最专业的物流平台,集聚各地物流公司、信息部的货运信息,是货车司机在各地快速配货的好帮手。包括物流专线,车源信息,货源信息,物流新闻等信息.

菜单导航
中国物流信息网 > 物流新闻 > 正文

四川多地受“快递绕道”之困 一些市州探索自建分拨中心

作者: 中国物流信息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15日 14:51:28 游览量: 79

简述:

四川,成都,蓉城,天府,大熊猫,四川新闻,四川体育,四川旅游,四川政务, 麻辣社区, 四川精神文明 , 四川农业

  ●四川大型分拨中心形成成都、自贡、南充“三足鼎立”态势,其他市州包裹多从三地转出,导致快递生鲜货品难保鲜

  三重原因

  ●部分市州电商发展体量规模有限,向外输出量少

  ●业内人士担心,再设分拨中心,容易造成辐射区域重复

  ●部分市州支持政策上,普遍“重电商、轻快递”

  两手并重

  ●一些市州探索自建分拨中心,并通过政策拉动,创新模式,吸引快递公司入驻

  ●部分市州在做强做大电商上各出妙招,力图形成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呼应的集聚效应

  “恼火!”近日,泸州抚生堂酒业有限公司主管王国春吐槽,网销酒出川,快递物流都要经自贡、南充或成都,绕几百公里的“圈圈”,“中转环节多,破损率也提高了,公司因运输破损一年损失200万元。”

  快递绕道,非常普遍。我省快递业大型分拨中心,目前呈成都、南充、自贡“三足鼎立”之势。这意味着,其他市州快递到货或出货,大多经由三地“绕圈圈”。

  早在去年11月23日,本报曾报道《50公里变近500公里达州快递为何要绕道走》。9个月过去,记者在全省多地调查发现,随着我省电商业的进一步发展,“快递绕道”背后的“外运不畅”,不再只是让消费者多等几日,而是已成为制约多地电商业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外运不畅

  全省多地受“快递绕道”之困

  “客户收货后第一件事,是看甲鱼死了多少只。”8月13日,持续的高温烘烤遂宁,在蓬溪县群利镇复兴村,甲鱼养殖业主唐建军已经暂停甲鱼的快递销售:“货运时间太长,现在天气热,不敢发货了。”

  6月25日,从基地发往湖北黄冈市的110只甲鱼幼苗,是今夏唐建军发出的最后一单省外快递。他告诉记者,第一天,那批甲鱼先从蓬溪县反向运往成都中转站。第二天,甲鱼再搭乘从成都出发的货车,经高速公路再次过境蓬溪出川,绕路300公里后方奔赴湖北,路上总共花了3天时间。

  “时间太长,一些甲鱼在快递中途死亡了,我只有又补了10只给客户。”唐建军说,他希望运输中转环节再少一些,这样,甲鱼存活率会更高,基地的回头客也会更多。

  宣汉县电商创业者苟于华,也担心李子烂在路上。进入盛夏,苟于华每天李子发货量3吨。但他却愁得不行,李子保鲜时间不长,“宣汉县的李子要运到达州城区市民家中,仍要‘绕道’重庆多耽搁一晚。”苟于华说,如果市内能当天送到,李子就不得烂。

  快递为何非得绕道?不少快递公司答案大同小异:当地没设区域型的分拨中心。

  省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处彭国峰解释,四川大型分拨中心形成成都、自贡、南充“三足鼎立”态势,这三地是四川境内快递企业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其他市州包裹多从三地转出。

  彭国峰坦言,像成都、自贡、南充“三足鼎立”的集聚效应,由多家快递公司主导形成。另外,也有少部分快递公司在这三地之外设有分拨中心,但辐射范围普遍较小。

  圆通2014年在绵阳建成川北转运中心,仅覆盖绵阳和广元两地,如果本地产品出川,最终还是要到成都分拨再运出。

  遂宁2016年在威斯腾西部铁路物流园建了区域快递中转站,仅服务于遂宁片区,片区之外的快递发往这里仍要经过南充、成都“绕道”。

  三足鼎立

  是市场与政策叠加的结果

  “三足鼎立”,背后有着怎样的市场逻辑?

  据了解,我省诸多市场没有大型分拨中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省很多市州过去电商发展体量规模有限,向外输出量少。

  “我2014年刚过来的时候,每天收10件快递,只发出1件包裹。”泸州市圆通快递负责人蔡先生说,向外输出的商品少,公司自然不愿设转运中心。

  进多出少,是我省快递业的普遍现象。达州市邮政管理局行业管理科科长刘洋表示,2017年,达州全市全年快递出港件1104万件,在全省占比仅1%左右,体量太小,建大型分拨中心并非易事。

  业内人士分析,在外运商品量有限的情况下,再设分拨中心,也容易造成辐射区域重复。中国邮政泸州分公司副总经理、泸州市快递协会会长宣哲明举例,目前自贡是川南合适的转运中心。“如果再在泸州设点,辐射的仍是川南地区,会浪费成本。”

  还有一个原因,和政策有关。很多市州支持电商发展,出台了很多扶持政策,但普遍是“重电商、轻快递”。

  彭国峰解释说,有些地方认为运输企业属劳动密集型产业,带动不了多少当地税收,给快递的扶持力度不大,也拒绝批地建分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