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物流信息网

中国物流信息网

中国物流信息网是中国最专业的物流平台,集聚各地物流公司、信息部的货运信息,是货车司机在各地快速配货的好帮手。包括物流专线,车源信息,货源信息,物流新闻等信息.

菜单导航
中国物流信息网 > 货源信息 > 正文

从5个渔村到首座农民城 温州龙港奏响蜕变三部曲

作者: 中国物流信息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9日 00:41:18 游览量: 84

简述:

从不用国家一分一毫、全靠农民自掏腰包建城的创举,到拥有四张“国”字号金名片的经济重镇,龙港一次又一次为

  30多年前的温州南部,浙江八大水系之一鳌江入海口南岸,这里曾经是5个小渔村。谁也没有料到,30余年后,这里会诞生一座浙南闽北的经济重镇,缔造了中国城镇化的传奇。这座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就是——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

  从不用国家一分一毫、全靠农民自掏腰包建城的创举,到拥有四张“国”字号金名片的经济重镇,龙港一次又一次为世人所震惊。

  一个一穷二白的江南渔村究竟是如何实现华丽逆袭的?

  荒凉渔港变身

  “中国第一座农民城”

  “因为城镇户口,因为相信他这个人,就跟着来龙港了。那时候的龙港啥都没有,就是几个小渔村。”65岁的朱明光在龙港经营着一家纸张贸易企业,算起来也是当年第一批落户龙港的农民之一。朱明光没有想到的是,当初看似冲动的决定,在如今看来却是明智之举。

  时间回转到1983年,那一年,改革的春风照拂进了温州南部的这片土地,浙江省政府于当年10月12日批准成立龙港镇人民政府。而朱明光口中的他,则是时任龙港镇第一任镇党委书记陈定模。

  当时的情况是,苍南县刚从平阳分开,百业待兴,龙港建设面临着一没钱二没人的困难境地。

  都说温州人“敢为天下先”,陈定模给出的答案是“龙港建城,顺应群众意愿、改善群众生活”。

  在陈定模的带领下,还是一个小渔村的龙港大胆突破禁区,在全国第一个率先推行土地有偿使用、户籍管理制度和发展民营经济等三大制度改革,农民可以自带口粮进城、自筹资金到龙港买地自建住宅落户、自办企业发展。开全国之先河,掀起一场前所未有的农民自费“造城运动”。

  这一“突破”,一下子吸引了龙港周边一部分先富起来的农民举家迁徙至龙港,在这里买地盖房,做起了生意。

  朱明光就是当年众多涌入龙港的农民之一。“我还记得当初家里积攒下来1万多元钱,交了2000多元地基费后,开始造房子,一排三层、四层的房子,一户人家一间,后来举家都搬到了龙港。”朱明光说,在那个城乡分隔二元结构的旧体制,以及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下,农民渴望成为城里人,而龙港的新政就如在二元对立的城镇与农村之间耸立的高墙上打开一个口子,众多农民世世代代的梦想就这样被激发。

  人来了,钱来了,城也建起来了,龙港建设日新月异,到1987年已是高楼林立,商业发达,成为了“中国第一座农民城”。

  从农民城到商贸城

  龙港拿下四张“国”字号金名片

  走入龙港,你会发现,和传统意义上的城镇相比,龙港是如此特别。

  在龙港老城,街头巷尾车水马龙,不论是较宽敞的大马路还是狭窄的小巷子,一排排通天楼的一层几乎不是店铺就是小作坊。“电脑割印、手工烫金、软印滴塑……”门口的招牌上或者大门的玻璃窗上,贴满了这样那样的“业务广告”。而在龙港车站,可以看到从龙港出发前往全国各大城市的长途客车。

  53岁的陈洪伟经营着一家印刷材料供应点,也是当年第一批落户龙港的农民之一。30多年,他和龙港一起奋斗成长。

  “农民自带口粮到龙港,可是那时的龙港什么都没有,怎么生存?只能自己闯出一片天来。”陈洪伟说,感谢改革开放带来的机遇,那时的龙港人几乎全国各地跑,“不夸张地说,龙港有一支十万营销大军分布在全国各地拉业务。不管赚多赚少,只要我有能做的,能找到货源的,都先把业务拉进来。”年轻时的陈洪伟也曾是这百万大军中的一员。

  渐渐地,龙港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产业——印刷,并形成了与之相关的完善的产业链。2002年10月,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授予龙港镇“中国印刷城”国字号金名片,成为全国印刷产业集群发展和建设的一个生动模式。在随后的几年里,更先后获得“中国礼品城”、“中国印刷材料交易中心”和“中国台挂历集散中心”等3张“国”字号金名片。

  这个原先只有8000多人的5个小渔村迅速成长为温州南部地区工业重镇,成为遐迩闻名的现代化新型城镇。

  龙港新城

  龙港第三次跨越的新承载

  农民进城了,产业发展壮大了,然而新的问题伴随而来,龙港陷入了“成长的烦恼”:鱼儿大了,鱼塘小了。

  城市框架捉襟见肘,16平方公里的老城区拥挤着二十几万人,交通、教育、医疗、文体等基础设施和公共配套的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经济发展遭遇掣肘,企业用地难、产业集聚不足、人才留不住等问题日渐突出。当城市的现有条件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相适应,城市转型和空间拓展势在必行。

  那么,未来,龙港的出路在哪里?